**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82卷 (2020年1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如果教育真是他心底要實踐的最終抱負,道機祝願他一路順風,再創奇蹟,如果不是,正如我在上文所說,大運不就,耐不住而強出頭,面臨的將會是更大的困境。」-以上是我上一篇有關馬雲文章的最後數句。

Read More

「一地人民之快樂與否,可從其地的八字上窺探,香港在2019年將會進入新的大運,這個大運明顯是一個全新的景象,幸運是香港仍會受到各方關顧,然而無奈地,這個景象卻與快樂越走越遠… 」 上一篇文章道機借「快樂」來預視香港運程,既沒談政治,也沒談經濟,不過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如此保守的說法卻仍然刺激起某些人的神經,特意來郵警告道機不要「唱衰」香港。我這篇「食傷財官與快樂」的文章是在2019年4月1日公開發表的,當時還沒出現大型群眾運動,市面一切如常,事隔將近一年到現在才公開此事就是不想讓人認為我在嘩眾取寵。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9卷 (2019年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原本這篇文章是打算在十月時公開發表的,但還是想再看一看事件在沉澱下來後會不會再發酵,現今已是馬雲公布於盛年引退的消息將近三個月了,沒想到如此重大的事情,竟只牽起一陣子輿論,岀奇地快平息,見未再有特別的相關資訊流出,所以道機便再來寫寫個人對這位近年影響力極之巨大的人物的未來看法,同時也在印證本人四年前的推算!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5卷 (2018年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有關「真的有風水這回事嗎?」、「風水的效果有多大?」、「改了風水後真的能改變命運嗎?」等問題,自道機接觸風水命理等學問以來便經常被朋友、學生、客戶問個究竟。這類問題對一位風水師來說本應就是駕輕就熟,答案也是順理成章,賣花的不讚花香難道來跟你研究他的花該不該買?但這類問題卻曾經嚴重困擾我在玄學術數上的學習,並影響了我對術數世界及現實世界的看法,特別是各種術數的涉及範疇與功能,因為從表面看來,無論認同或否認,都有其矛盾對立的地方。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0卷 (2018年4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現今市場上真正懂得「看相」的高手,通常是在人情世故上有豐富經驗與磨練的實戰家,對自我相術有嚴格要求的,會再對心理學如NLP(身心語言程式學)等進行深入的研究,絕非停留在論面相時看面相,論手相時便看手相的層次。中國相學的應用對他/她們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輔助,實際作用甚至可以說是副之又副,其功能主要是在宣之於口時有所根據。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7卷 (2018年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上一篇提到特朗普很快會有影響世界的舉動後,以色列首都事件的表態及美國落實大幅減稅這兩件事在本月(12月2017年)間連環刺激各國政府神經,這邊廂聯合國既要牽制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發展,另一方面無可避免要在美國的牽動下再進一步制裁北韓。各國首長級互動之頻仍為近年所未見,而美國在受到聯合國的阻撓後迅即削減每年對聯合國的開支,不用任何推算也知道2018年將會是世界動盪的一年。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4卷 (2017年10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最近有一位早年曾經隨斗數名師學習過斗數與風水的學生,向道機問了一條很多術數從習者都想知道答案,或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答案的問題,她問道:「國家領導人的八字結構應該是怎樣的?面相有甚麼特徵?如何從中看出來?」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34卷 (2016年1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最近瀏覽一些與術數有關的網頁,看到不少爭拗,筆者突然在想,其實大部分人學習玄學術數的目的到底在那?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又是怎麼開始的?為甚麼會留意這類型資訊起來?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31卷 (2016年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近幾個月有多位讀者來郵來電查問筆者的近況,也有是專誠咨詢香港與中國國情的,承蒙讀者厚愛,道機一直安好,只是這半年多來都一直為撰寫首本風水著作而困惱。由於筆者認識的風水學與近代風水學實在有太多衝突之處,所以在撰寫內容時需要運用不同的角度、經典古著及古今例子去引證有關論點,致使要論述以及要顧慮的地方都相當之多,加上要配合適當的文字語意在有限的篇幅去表達所思所想,結果令撰寫進度遠超原先估計的緩慢,相信至今年年底也未必可完成百分之五十的內容,現惟有冀望能於來年內與讀者見面,並可繼《大道無境》後再次成功為大眾帶來更廣闊的玄學智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