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1 (2017年7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玄機賦》、《飛星賦》、《玄空秘旨》、《紫白訣》是《沈氏玄空學》內所載的經典,自然是近代有志研究玄空者的必讀之作。但如果大家有細心比較過這些作品,應該會留意到《玄機賦》的描述方式與被列入為同類的玄空作品實有著頗大差距,其中一點是《玄機賦》非常強調陰陽相交的關係。不過更令道機在意的,是坊本的《玄機賦》於結尾部分實在完結得太突然,彷彿有餘未盡。

 

今次道機將會取《玄機賦》的其中一句略作解讀,一如以往,以下皆為道機的個人意見,各家的解讀就不於這裡詳述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查閱有關資料作參考比對。

《玄機賦》相傳出自宋代吳景鸞,現於坊間流行的版本不多,大多大同小異,道機發現以下一句有三種版本,特與讀者分享:

1) 坎生氣,得巽木而附寵聯歡

2)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24卷 (2016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來到乙未羊年最後一個月(2016年1月6日至2016年2月3日),世事進入另一番高潮,印尼恐怖襲擊、台灣總統蔡英文高票當選、藝人周子瑜道歉事件政治化、銅鑼灣書店事件國際化、中國與香港分別都出現龐大且迅速的走資潮,令股匯兩市同時受到強烈的沖擊等,以上事件無一不是在亞洲發生的,區內醞釀著近年沒有的不安情緒,看來這次又有不少人在名利場滑倒了。

 

撰寫此文時為2016年1月21,尚有兩星期左右便步入丙申猴年,現在正好是時候為道機在乙未羊年所做的預測作回顧,這也兌現了2015乙未羊年預測 一文中提及會覆查預測準確性的承諾。

道機於上年公開發表該文時正值中國憧憬未來局勢,上證指數勢如破竹準備挑戰歷史高峰之際,當時香港樓市亦一浪高於一浪不斷破頂,所以即使來算命看風水的客戶也對我該文的預測半信半疑,仍然不乏人問我買股票好還是買樓好、買樓買那一區較好…

 

曾經與幾位對世界大事有興趣的客戶討論相關問題時,他們不約而同地認為世界大局牽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已然超出玄學家及術數的預測範圍,所以大部分玄學家只能根據流年飛星的吉凶去簡單判斷方位的吉凶,所謂的預測都是些虛無飄渺及能多面解讀的說話,事情發生後以硬套的多,真正準確的少之又少,與其參考無甚實際價值的世情預測,不如了解個人運程與家宅風水來得重要,至少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22 (20151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踏入丁亥月(西曆11月8日至12月6日),世界發生了兩件大事,除了被主流傳媒大肆報導的巴黎恐怖襲擊外,差不多時間發生的還有在南韓首爾的反政府活動。首爾這次示威遊行是南韓自2008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官方稱約有八萬人參與,最後警方要出動水炮驅散示威者。

南韓是港人近年的旅遊熱點,但很多香港人卻不知道首爾曾經在11月份出現過如此大型的示威活動。至於活動的起因,香港人絕對不會感到陌生,據零星的報導說,主要是反對政府傾斜商界以及新的國教政策引發的。今年南韓無論內外都受到了不少考驗,試問受韓文化影響極深的香港人,對南韓的實際情況與發展又有多少了解?

巴黎的恐怖襲擊促使全球主要國家集體團結反恐,有很多人認為伊斯蘭「國」是罪有應得的,但你有沒有認真思考過,為甚麼這種宣揚極端主義的恐怖組織在受襲後會有大量志願軍包括西方富裕國家的人民從全球各地前去支援他們打「聖戰」呢?

我們心底裡都知道,大部分的新聞資訊都掌握在傳媒及當權者手中,奈何卻沒有多少人願意面對牆內與牆外的世界是有距離的現實。

 

你認為這些問題與玄學無關?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20 (201510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困擾歐洲多年的難民問題竟然由一張在海邊喪生的幼童照片來引發世界關注,據各方統計的數據顯示,去年流入歐洲的難民人數為20-30萬,今年到目前為止的人數已有大概40萬,而且仍有上升趨勢,這主要是由於「伊斯蘭國」組織在中東一帶越加活躍,加上德國曾經暫停對敘利亞難民執行《都柏林協議》,令到逃離敘利亞、伊拉克等國的難民大幅增加,促使一直在拖延、浮游不定的歐美國家不得不堅定立場去應對問題。

有學者表示,今次來自中東的難民群體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他們當中有大量受過一定教育、較為富裕、具備一定工作技能的中產階級,不乏當地的社會精英,本身的經濟條件比很多歐洲人更優秀,但由於東、西歐之間的經濟實力與環境存在差距,致使在難民的接收上取態不一,有寬容以待的、有擔心資源被分薄的、有中途轉態的。近月可見,在各種利害關頭面前,甚麼普世價值、國際標準也只是無約束力的規範,表面上是理性與感性的角力,最終還是取決於利益與權力。

今年五黃及三煞在西方,加劇了問題的嚴重性,但卻迫使了有關方面要馬上制訂策略去處理,對長遠發展來說,總算是有了解決方向,道機相信,能否令難民問題化危為機,將成為歐洲內各國未來貧富差異的關鍵。

 

近日與剛來學習風水的學生閒談,過程中了解到一些時下習風水者的心態及其基礎來源,以及讓我發現到,原本以為某類問題只會出現在客戶口中,對他們來說,原來也是很重要的問題。

學生提到,某一代風水宗師的風水法則影響後世極深,現代習風水者大多都是依循其法則去判斷風水上的吉凶,但該先輩卻沒有造出多少令福主後人大富大貴的名穴,所以甚為質疑該派風水。這種以結果成敗來判斷理論的對錯無疑是有相當的道理,道機在這原則上也認同,但在整體分析上卻有一些見解與學生分享。

 

首先,名氣不一定等於專業上的能力,有時甚至會出現背馳的現象,因為名氣很多時並非來自專業上的精熟,而且有些人在有了名氣後為保名氣往往避難就易,久之自然不進則退,這類情況各行各業也一樣。

 

另外有一點道機特別關切,習風水者及很多客戶都常常只專注於風水局上的「發不發」,相信原因是古往今來絕大部分的中國人受「龍」文化影響極深,對功名、富貴、光宗耀祖等自身發越、自強自利的追求有一種莫名的執著,導致形成一種觀念認為,能夠發富發貴的風水就等於好風水,能夠令到客戶發富發貴的風水師才是好的風水師,亦由於此,風水之法在重視名利成敗的地方特別盛行。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19 (2015年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今年立秋真可謂多事之秋,近期股市一浪低於一浪,執筆之日發生環球股災,全球經濟受中國經濟迅速放緩影響,下行趨勢越見明顯,一再兌現道機年初的大膽預測。(文:2015乙未羊年預測)

各地的政治戰爭來到乙未年的秋季終於進入新一輪的血肉戰,無論各方如何預防,始終還是無法走出時空的特定規律,懂得看大玄空的自會明白這一份無奈。立秋之初先有人民幣大幅貶值,之後就發生了天津的驚天大爆炸,甲申月半個月未到,曼谷又受到恐怖襲擊,然後輪到南、北韓軍隊在邊境發炮互轟,種種事態的嚴重程度都足以震動世界,還望乙未年的災禍可以盡量減少減輕,願眾逝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

 

道機作為玄學人,本不想談政治,但玄學離不開生活,生活離不開政治,中國GDP高增長但內需疲弱是眾所周知的事,幣值一直被外界認為是過分高估,這邊廂剛作貶值打算一石多鳥包括提振出口及解決產能過剩等問題,那邊廂的國內重要港口天津港便遭到重大損毀,出入口運作嚴重受影響,是另有內情還是純屬巧合?又是見仁見智的時候了。道機當然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不幸的巧合,皆因香港近年越來越多匪夷所思之事發生,如有天不幸要落在香港身上,希望香港仍然有福,希望仁智之仕仍然愛護香港。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取錄於第218 (2015年8月號)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近半月收到多封電郵詢問筆者是用何種方法推算世運及港運,事緣道機在2015年3月號《新玄機》發表的2015乙未羊年預測中談及的預測現已命中過半,當中內容絕不含糊,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翻閱該文以驗道機的說法,筆者在此感謝各讀者不吝來信讚賞。

 

從二月立春起計,來到八月,乙未年將踏入下半年,暫且先來個簡短的半年結。

這半年來足以影響世界發展的大事主要有四項(重要性不分先後):

1) 在韓國爆發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

2)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取錄於第216 (20156月號)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續上篇

「此宅離宮開門:

一房設在巽宮(母、妹之寢息位);

一房設在坤宮(客戶(大女)與丈夫、新生女兒之寢息位);

大廳與梳化在離宮(父之寢息位);

廚房在兌宮;

廁所在乾宮;

祖先位安置在庚位;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取錄於第215 (2015年5月號)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以下是在2014年中於沙田勘察過的單位,筆者認為有其特別之處,固將部分紀錄及風水上調撥的心得與讀者分享。

單位實用面積四百餘尺,原先只住了客戶的父母及其妹妹,後來她自己與丈夫於2012年遷入並於同年誕下一女,筆者受邀到單位勘察時,全屋已一共住了公婆孫三代,共六人。她在筆者到場前已事先告知其母剛從化驗報告中證實患上乳癌,希望筆者能運用風水方法去趨吉避凶,藉以幫助化解不幸。

 

宅盤如下:坐壬向丙

坐壬向丙

坐壬向丙

 

先略說雙星同宮,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取錄於第208 (201410月號)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直水無情,曲水有情」,這句風水術語在民間流傳甚廣,不少風水師傅亦朗朗上口,證明已獲得普遍認同。惜坊間無論教與學者卻常只據有情與無情來輕斷吉凶,一如玄學中的大部分短訣一樣,理解多屬片面,令引申出的意義受到侷限及偏向單一。

 

句中談的「水」,除了真水外,也在論述虛水(這處的虛水即馬路也),這點很好理解,亦無多爭拗,將「無情」定性為凶,「有情」定性為吉,只是近代某些堪輿家們的一廂情願。「直水無情,曲水有情」,當中根本沒有一字說明過甚麼吉凶。

 

「問世間,情是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

曲、直容易明白,反而這個「情」字來得虛無。

 

「情」字在每個人心中的定義也許都不一樣,但道機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曾經受過不同類型的情所帶來的困擾、失落及痛苦。

放於人生,情帶給你失落,情就是凶;情帶給你快樂,情就是吉。

「有情」尚可理解為感性,而「無情」,卻不一定是出自理性,有時卻可以是源於極端的感性。

有人選擇變得無情,是因為曾經有情過。明白這一點,你便能更立體地理解玄學中的「有情與無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