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5 (2018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有關「真的有風水這回事嗎?」、「風水的效果有多大?」、「改了風水後真的能改變命運嗎?」等問題,自道機接觸風水命理等學問以來便經常被朋友、學生、客戶問個究竟。這類問題對一位風水師來說本應就是駕輕就熟,答案也是順理成章,賣花的不讚花香難道來跟你研究他的花該不該買?但這類問題卻曾經嚴重困擾我在玄學術數上的學習,並影響了我對術數世界及現實世界的看法,特別是各種術數的涉及範疇與功能,因為從表面看來,無論認同或否認,都有其矛盾對立的地方。

 

道機廿多年前開始接觸風水命理,到十多年前業餘給人算命看風水,再到2012年正式以全職的身分執業至今,我於這三個階段對風水學以至對風水術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前兩個階段無必要說也無謂再說,都是些範本式的標準答案,而到目前,前陣子出版的《天地有律》已然道出了我對風水學的理解框架,道機自當然肯定風水的存在,至少確確實實的一點是,風水學有其能夠斷事的層面。

然而,假若要嚴肅地討論風水的效果及其影響程度,有一個大道理便不得不理性看待,道機原先以為這只不過是理所當然的邏輯推論,但近幾年來每當我以此方式回答一些非常相信風水的人的提問時,對方往往不是詫異到幾乎失神,就是開竅般的恍然大悟,這才是最讓我出乎意料的。

其實要知道風水的效果及其影響程度,實際上就只有「比較」一途,因為只有透過比較,才能證驗出改變風水的前後到底趨了多少吉,又避了多少凶。這個「比較」,當然要建基在相同的人於改變風水前與改變風水後的比較,奈何,要作出真正適當的「比較」,卻有一個關鍵條件永遠不可能滿足,而這正偏偏與風水學中的重要構成因素-「時間」有關。

 

那麼怎樣才算是真正適當的「比較」?這便必需要相同的人在相同時間下,分別在改變風水前與改變風水後的空間都生活過至少一次,即是說,相同的人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0 (20184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現今市場上真正懂得「看相」的高手,通常是在人情世故上有豐富經驗與磨練的實戰家,對自我相術有嚴格要求的,會再對心理學如NLP(身心語言程式學)等進行深入的研究,絕非停留在論面相時看面相,論手相時便看手相的層次。中國相學的應用對他/她們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輔助,實際作用甚至可以說是副之又副,其功能主要是在宣之於口時有所根據。

 

以道機所知,有人更能夠憑著別人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皮膚質素紋理及眼神的細微變化等,準確判斷出對方過往與現在的經濟狀況、過往與現在的感情狀況、過往與現在的身分地位、個人喜好、特殊疾病等,並能條理地道出當中的邏輯關係,情況就有如英國著名偵探小說中的福爾摩斯(Sherlock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7 (2018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上一篇提到特朗普很快會有影響世界的舉動後,以色列首都事件的表態及美國落實大幅減稅這兩件事在本月(12月2017年)間連環刺激各國政府神經,這邊廂聯合國既要牽制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發展,另一方面無可避免要在美國的牽動下再進一步制裁北韓。各國首長級互動之頻仍為近年所未見,而美國在受到聯合國的阻撓後迅即削減每年對聯合國的開支,不用任何推算也知道2018年將會是世界動盪的一年。

 

由於上一篇文章吸引了一些讀者來郵,當中有支持也有質疑,所以接連兩篇文章也將會續說個人對相學的一點見解,無論閣下是那一方那一派的支持者也好,也歡迎你來郵表達意見,道機定必抽空回覆。

 

道機相信很多相學專家都不會認同、亦不想認同筆者論相的文章,但道機仍然會一如既往,按現實生活所得的事實來與讀者分享個人對玄學術數的綜合看法。道機始終認為,要在玄學術數上有更深層的認識,是需要深入接觸不同社會地位的人仕與體驗不同層面的生活,至少個人要有強烈的同理心與各式身分的代入感,一旦超然於外,或是純書卷文字、純理性分析的學習,到最後只會淪為另一部人云亦云的複製品而已。

 

道機一直對只依靠相學,特別是面相去斷定一個人的成敗,甚至一個人的成就具有相當的保留,因為近幾十年所見實在太多失敗例子,而失敗的比例又實在太高了,很多相家都會喜歡預測誰會高壽富裕、誰會當貴當權,後來結果不也是大比例的落空了嗎?如果每次都要等到有成功人物出現,才根據他/她們的面相來找出所謂的「成功部位」,我們中國的相學還有意義嗎?我們中國的相學還會受到尊重嗎?

 

有讀者或會反對,認為只是近代相學高手人才凋零而已,道機對此則持相反意見,現今市場上的相學專家理應更加全面。古時習相,可供參考學習的對象與資訊本就貧乏,有多少相家能夠不停穿州過省給不同社會地位的人仕看相?有多少相家可真正面見當時的富貴人物?有多少相家看過「龍顏」?然而相書卻有龍眉、龍眼、龍耳、龍囗、龍鼻的描述,無有不貴。當然道機明白這是借喻的一種,但說穿了,古往今來大家習相都主要在依靠誇張的文字、粗糙的圖畫去摸索,唯一不被挑戰的結論是,不普通的人便應有不普通的相。但事實成立否?現在互聯網技術發達,全球極盡富貴與極盡貧賤的人仕都任君查閱,你真的願意深信他/她們的相決定了他/她們現在的富貴與貧賤嗎?(續)

 

《新玄機》網址:http://www.fengshui-magazine.com.hk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4 (201710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最近有一位早年曾經隨斗數名師學習過斗數與風水的學生,向道機問了一條很多術數從習者都想知道答案,或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答案的問題,她問道:「國家領導人的八字結構應該是怎樣的?面相有甚麼特徵?如何從中看出來?」

我的答案讓她殷切期盼的表情頓時呆怔:「八字不肯定,因為沒有國家領導人找過我算八字,況且即使有,也不能憑此便足以解答你的問題。至於面相,你我都知道呀,我們不是都可以從電視上看到嗎?就是甚麼形相、形態也有。」

 

她認為我會給出一系列範本式答案,結果讓她大失所望,在定過神後提高聲線:「怎會不肯定!」

然後給我仔細解說這樣那樣的四化配上這樣那樣的星、宮便是國家領導人的斗數盤,並舉前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斗數盤作例。

 

我明白她的理解,並試著解釋:「這也許是奧巴馬的斗數盤,但即使這真的是奧巴馬的斗數盤,也不代表其他國家領導人的斗數盤亦要與他一樣擁有相近的特質,至少我相信特朗普的會與他極不一樣。」

 

在道機看來,所謂的「皇帝命」是會隨著國情國策的轉變、權力架構的分佈方式而有所不同,有些民主國家領導人的權力其實十分薄弱,名聲遠大於實權,交際與演說技巧亦遠重於實際執行力,這類特質與出自重視集權式統治的國家領導人便有巨有分別。另外還有一些從家族中繼位的,以及被操縱的傀儡領導人等,各種情況均存在於現今社會裡,然而各表現形式卻大相逕庭,正如我在【特首夢、官殺、邏輯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34 (2016年1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最近瀏覽一些與術數有關的網頁,看到不少爭拗,筆者突然在想,其實大部分人學習玄學術數的目的到底在那?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又是怎麼開始的?為甚麼會留意這類型資訊起來?

想了解自己多一點?

想令人生過得好一點?

想認識世界多一點?

想更容易、更正確地結識朋友伴侶?

還是純粹好奇這門學問的知識?

那麼到現在為止,你有多相信玄學術數的作用?有讓你碰壁的情況出現嗎?為甚麼?

 

如果打從一開始便視玄學術數不過為閒暇時的消遣,不是應該放輕鬆地看待嗎?何需為別人的理解與自己不同而惡言相向?何苦要為不認同、不認識你的人而寢食不安?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31卷 (2016年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近幾個月有多位讀者來郵來電查問筆者的近況,也有是專誠咨詢香港與中國國情的,承蒙讀者厚愛,道機一直安好,只是這半年多來都一直為撰寫首本風水著作而困惱。由於筆者認識的風水學與近代風水學實在有太多衝突之處,所以在撰寫內容時需要運用不同的角度、經典古著及古今例子去引證有關論點,致使要論述以及要顧慮的地方都相當之多,加上要配合適當的文字語意在有限的篇幅去表達所思所想,結果令撰寫進度遠超原先估計的緩慢,相信至今年年底也未必可完成百分之五十的內容,現惟有冀望能於來年內與讀者見面,並可繼《大道無境》後再次成功為大眾帶來更廣闊的玄學智慧。

 

回歸主題,今次要概述的內容並不討人歡喜,程度既深不深,既淺不淺,但對學習玄學術數的人來說,絕對是應要有的「覺悟」。

大家都應該知道,五行是一套有關金、木、水、火、土之間相生相剋的系統,但並不是每一個都清楚明白,五行之間既有絕對性同時又有相對性的互動,而在五行系統之外,更少人能掌握這兩方面在各玄學術數內的運用。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剋木、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火剋金,這一種循環路徑的相生相剋,就是五行系統的絕對性規律,也是整個五行架構的支架,脫離這種規律的理解,也就等同拒絕承認自古相傳的五行系統,這種絕對性顯然是不容違背的。但在絕對性之外,很多人卻在實際應用時忽略了五行系統還有相對性的存在。

 

甚麼是五行系統的相對性?

各種五行之間的強弱多寡便是五行系統的相對性。

 

甚麼情況下會運用五行系統的相對性?

預測與判斷吉凶、利弊、優劣。

在五行系統上,從來沒有一種五行先天帶有絕對性的吉凶,只有在各種五行互相比較下,才有強弱多寡之分。那些「土重金埋」、「水泛木浮」便是出於相對性的理解,但有一點要注意,相對性的理解不直接等於吉凶、利弊、優劣,被埋的金、虛浮的木不直接等於凶、弊、劣,這些都是大部分習玄學者失之偏頗的誤解。

 

以上陳述或許對部分習玄學者來說毫不陌生,甚至處理相關問題時已駕輕就熟,但到底為甚麼玄學上仍有數之不盡的絕對性吉凶?

為甚麼「玉帶環腰」是吉水?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24卷 (2016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來到乙未羊年最後一個月(2016年1月6日至2016年2月3日),世事進入另一番高潮,印尼恐怖襲擊、台灣總統蔡英文高票當選、藝人周子瑜道歉事件政治化、銅鑼灣書店事件國際化、中國與香港分別都出現龐大且迅速的走資潮,令股匯兩市同時受到強烈的沖擊等,以上事件無一不是在亞洲發生的,區內醞釀著近年沒有的不安情緒,看來這次又有不少人在名利場滑倒了。

 

撰寫此文時為2016年1月21,尚有兩星期左右便步入丙申猴年,現在正好是時候為道機在乙未羊年所做的預測作回顧,這也兌現了2015乙未羊年預測 一文中提及會覆查預測準確性的承諾。

道機於上年公開發表該文時正值中國憧憬未來局勢,上證指數勢如破竹準備挑戰歷史高峰之際,當時香港樓市亦一浪高於一浪不斷破頂,所以即使來算命看風水的客戶也對我該文的預測半信半疑,仍然不乏人問我買股票好還是買樓好、買樓買那一區較好…

 

曾經與幾位對世界大事有興趣的客戶討論相關問題時,他們不約而同地認為世界大局牽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已然超出玄學家及術數的預測範圍,所以大部分玄學家只能根據流年飛星的吉凶去簡單判斷方位的吉凶,所謂的預測都是些虛無飄渺及能多面解讀的說話,事情發生後以硬套的多,真正準確的少之又少,與其參考無甚實際價值的世情預測,不如了解個人運程與家宅風水來得重要,至少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19 (2015年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今年立秋真可謂多事之秋,近期股市一浪低於一浪,執筆之日發生環球股災,全球經濟受中國經濟迅速放緩影響,下行趨勢越見明顯,一再兌現道機年初的大膽預測。(文:2015乙未羊年預測)

各地的政治戰爭來到乙未年的秋季終於進入新一輪的血肉戰,無論各方如何預防,始終還是無法走出時空的特定規律,懂得看大玄空的自會明白這一份無奈。立秋之初先有人民幣大幅貶值,之後就發生了天津的驚天大爆炸,甲申月半個月未到,曼谷又受到恐怖襲擊,然後輪到南、北韓軍隊在邊境發炮互轟,種種事態的嚴重程度都足以震動世界,還望乙未年的災禍可以盡量減少減輕,願眾逝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

 

道機作為玄學人,本不想談政治,但玄學離不開生活,生活離不開政治,中國GDP高增長但內需疲弱是眾所周知的事,幣值一直被外界認為是過分高估,這邊廂剛作貶值打算一石多鳥包括提振出口及解決產能過剩等問題,那邊廂的國內重要港口天津港便遭到重大損毀,出入口運作嚴重受影響,是另有內情還是純屬巧合?又是見仁見智的時候了。道機當然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不幸的巧合,皆因香港近年越來越多匪夷所思之事發生,如有天不幸要落在香港身上,希望香港仍然有福,希望仁智之仕仍然愛護香港。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取錄於第218 (2015年8月號)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近半月收到多封電郵詢問筆者是用何種方法推算世運及港運,事緣道機在2015年3月號《新玄機》發表的2015乙未羊年預測中談及的預測現已命中過半,當中內容絕不含糊,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翻閱該文以驗道機的說法,筆者在此感謝各讀者不吝來信讚賞。

 

從二月立春起計,來到八月,乙未年將踏入下半年,暫且先來個簡短的半年結。

這半年來足以影響世界發展的大事主要有四項(重要性不分先後):

1) 在韓國爆發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

2)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