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機先行給予警告,如閣下認為自己對《易》、對「一陰一陽之謂道」此句已有牢不可破的見解,下文必然衝擊你的固有立場,或可致你若狂若亂,詛咒本人。然而若然你能暫作第三身去重新審視,以下解讀或許能助你在易學上更進一境,祝各有緣人閱讀愉快!

 

有讀者來信質疑我上一篇文章中男女情愛的看法,提到「一陰一陽之謂道」方為真理,並指出基於一陰配一陽,所以一夫一妻才符合「道」、符合真理。

這裏要先感謝該讀者的來信,促成了本文的誕生,今後也盼各讀者不吝來文分享個人意見,道機將盡可能給個說法。

 

現代人對「一陰一陽之謂道」有以上方式的理解,我相信也不在少數,因為表面上的意思似乎也是如此,特別是一些沒有深入了解「陰陽」,也沒有從文章出處及意義細究的人,很容易會被現代道德觀及坊間某種有特定傾向的解讀所左右。

我在網上搜看了十數篇相關的文章及影片,可大都是一些虛無飄渺的概念,或許是作者/講者層次太高,我個人始終無法在當中領會些什麼,過目即忘。唯一比較令我深刻又驚訝的是,出現了「一陰又自生陰陽,一陽又自生陰陽」的理解來作為「一陰一陽之謂道」的延伸解讀。我不知道原出處來自哪裏,只見很多文章相互引用,相信是大家都認同這個觀點才會引用吧。不過假若都願意想深一層,便會發現這種說法明顯已進入無限解讀模式,即是什麼也能套進去作出解讀並自圓其說。

我知道很多術數習者也曾墮入這個階段,我自己曾經如此,我也有不少學生曾經如此。這時會認為手持的理論看上去都很合理,可是到面對現實問題要正式運用時,又會感到束手綁腳,因為會發覺無論怎樣切入,都似乎可行,又似乎不可行。換句話說,即是不知從那裏開始,亦不知從那裏終止,這種情況於學習易卦中尤為常見,結果到最後,什麼也解讀不了,有經驗的習者應該都很清楚我説的這種狀況。

 

*行文至此,道機再次給予警告,如閣下認為自己對《易》、對「一陰一陽之謂道」此句已有牢不可破的見解,下文必然衝擊你的固有立場,或可致你若狂若亂,詛咒本人。然而若然你能暫作第三身去重新審視,以下解讀或許能助你在易學上更進一境,祝各有緣人閱讀愉快!

 

首先,要明白「一陰一陽之謂道」的真正意義,必然要了解其出處。「一陰一陽之謂道」出自《易傳•繫辭傳》(下稱《繫辭》)。《繫辭》大概出於孔子時期或其的前後,由於年代太久遠,著作的時代及作者已不可考。《繫辭》在現今流通的版本中並不統一,「一陰一陽之謂道」在《繫辭》中的出現位置會根據版本的不同而有所變更,但基本上都主要定位在第三、四、五章內,上下文的配搭亦因為位置的更調而有所改變。

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我不太肯定,但在我看來,相信是太多人奉「一陰一陽之謂道」此句為《繫辭》的本旨,為了給此句一個看來更適當的周邊環境,才造成了妹仔大過主人婆(喧賓奪主)的情況出現。

 

誰是主人婆?

「易」。記著!易傳談的主要內容從來都是「易」。

 

整篇《繫辭》的主脈都在說明「易」與易中卦、爻、辭的概念、關係、作用以及基本運作原理等,絕大部份篇幅都在於此。但不知何故,後世卻有人拿了當中的一句「一陰一陽之謂道」來解釋《道德經》中的「道」,從此便扭過來作為「道」的根本要領,形成了很多人對「道」、對「陰陽」有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

 

近代對「一陰一陽之謂道」的理解都主要建基在東晉韓康伯的注及唐孔穎達的疏(兩者均易於網上尋得,在此不贅),但他們的注疏對我來說其實比原句更玄幻,更難理解,而且他們的理解方向都是將此句抽出來獨立理解的。此之所以,近代學者去理解「一陰一陽之謂道」此句,或此句的注或疏時,都有將此句與《繫辭》分割開來理解的傾向,究竟這些近代學者們有沒有去讀完通篇《繫辭》,便真的不得而知了。

 

道機的學問當然比不上韓康伯及孔穎達,但要解讀古典,需要的就不止於學問了。正如我上述,《繫辭》的主要內容是「易」,圍繞的便自然是與「易」有關的東西,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而《繫辭》作者的寫作目的明顯是為了讓別人多了解易,那更不會東擴西擴來混亂主旨。

只要你撇開古典必然祕中有祕,再祕中藏祕的執念,回歸一個正常人應有的邏輯思維後便會發覺,無論什麼版本也好,在「一陰一陽之謂道」此句出現的前後章節都是與「易」有關的描述,你會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一陰一陽之謂道」的「道」會突然與「道德經」中的「道」扯上關係,況且,「道」字在《繫辭》中也出現過很多遍,為什麼就唯獨這個「道」是在解釋「道德經」中的「道」呢?

 

理解古典,要有返璞歸真的覺悟,當你能夠拋開日久研學時積累的枷鎖,便自然會看得通透。

「一陰一陽之謂道」的真正意義其實仍然是在說「易」,整句正正是在指出一陰一陽是「易的法則」、「易的本質」。

故此,「易」的卦、爻結構是由陰陽組成,亦離不開陰陽的變化。當中的「一」,並不意指「一份」,而是指「一個部份」,這「一個部份」可以是爻,也可以是卦,所以即使是全陽爻或全陰爻的乾坤兩卦,都不過是「易」的「一個部份」而已。

 …

Read More

一年容易又立春,又是發表預測的時候,先來回顧上年的疫情。

2021頭三季基本上世界都能有效地控制疫情,直至最後一季變種病毒omicron的擴散,染疫人數再創新高。雖然染疫人數增加了,但多方數據顯示,病毒在變種後的殺傷力明顯大幅減弱。由於病毒傳染能力極高,難以斷絕,不少有關界別的學者預期,病毒極有可能長時間存於人類的生活中。

道機上年推算疫情高峰已過,可以說是對,也可以說是不對,又是那種觀點與角度的問題,視乎你怎麼切入。因為雖然染疫人數增加,但病毒殺傷力減弱了,包括病情輕緩了,致死率減低了,即使如南非這種疫苗接種率較低的國家,omicron所引致的死亡率都較過往任何一種covid-19變種病毒低很多倍。而隨着病毒殺傷力的減弱,開始有國家恢復社會運作,人民亦不再視病毒如洪水猛獸,重回往常般生活。

2022壬寅年,壬水洶湧之力洩於根深根廣的寅木,可以預見,與病毒共存將會成為世界大部份國家的社會常態。

***

至於國情港情,有關2021的預測,大家可翻查 再談馬雲。及一點回應 

Read More

本來這篇文章也是不想寫的,畢竟術數門內技法各師各派,無謂惹起不必要的爭論,但不巧看見有人諷我2018年出版的《天地有律》中對八運的理解,我便不得不澄清了。因為當年我寫八運與五黃的相關文章時,開首已特地埋下伏筆,清楚道明風水門內是有三元九運及二元八運的,怎知還是有人喜歡畫出腸的突兀。

這幾年來,凡是有讀者或客戶問我對2024年進入九運後的看法時,我一律回答「我使用的風水系統,2017年已經進入九運了。」,只要是通過電郵或whatsapp回答的,都有確實的紀錄。

我的每一位風水學生及知道有九運存在的客戶,都知道我是以二元八運的分運方式去看風水的,因為內裏隱含了連貫先天的系統,而這正是風水術所必須的。真正有風水學基礎的讀者自然會明白我的意思,但是否能夠擺脫近代三元九運的枷鎖並懂得運用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地運轉變了,世界大勢自然會所有轉變,凡是相信風水有大運輪轉的,都不會質疑這一套看法。而至於世界大勢有沒有轉變?你根本無需相信任何風水師的術數理論,每個人自己就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因為每一樣轉變都是可以看見的、都是可以切身感受的,沒學過風水的人比相信2024年才轉入九運

Read More

有關疫情及國情的推算,上年不幸言中了,今天2021年2月3日,為辛丑年立春之日,再來作一小段精簡的預測。

在意象上,水為疫病,今年2021辛丑,丑土是寒冰,即是水凝結了,凝結了代表水仍在,只是行動力受阻,或是變成了另一種固定的存在模式。而疫苗可理解為病毒的另一種固定的存在模式,因為疫苗正是被「凝結」了的病毒。然而辛金仍是會生水的,即是病毒在特定範圍內仍會有限地移動。據此可理解為疫病將陸續消退,偶爾或某些地區仍有小規模爆發,但高峰已過。

而國情或港情將不作公開的具體預測,因為無論言中與否,對本人來說都有害無利,敬諒。

不過大家不妨留意以下月份,試看有否重大事情發生:

甲午月(西曆6月5日至7月6日)

戊戌月(西曆10月8日至11月6日)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82卷 (20201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如果教育真是他心底要實踐的最終抱負,道機祝願他一路順風,再創奇蹟,如果不是,正如我在上文所說,大運不就,耐不住而強出頭,面臨的將會是更大的困境。-以上是我上一篇有關馬雲文章的最後數句。

馬雲真的退下來嗎? - 2019年1月

 

道機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道,馬雲自「出道」以來便經常公開發表有關教育問題的言論,在發富以後,更大額出資及身體力行積極推動改革教育,並在阿里退下來後,聲明教育是他下半輩子最重要的工作。不過,大家都應該清楚明白,教育是國家何等重視的一環,而馬雲改革教育的理念相當強調個性化、獨立思考、想像力、創造力,這些都是西方教育的傳統方針,在道機看來,他早已將自己放在了鋼線上,最近更嘗試在上面單腳走…

 

「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馬雲2020

 

馬雲於10月份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演講,演講內容雖仍一如以往的詞鋒銳利,但面容卻顯得相當浮漲、眼光暗淡,並且經常低頭看稿子讀稿,與其昔日外形骨肉顯露、隨心所欲、顧盼自雄的樣子,明顯有巨大分別,且在中後段的演講透盡了不忿與埋怨的情緒。演講內容除了指責監管機構、銀行金融體系落後保守外,還說了不少被外界視為挑釁性的說話,如諷刺相關的執行人員多為學者式的理論派、不了解市場的實際操作、不懂變通等。而更重要的是,他重申改革金融的必要,深明改革是要付出犧牲、付出代價,暗喻自己願意負起責任作為先行者,並以下句為整個演講作結:

Read More

「一地人民之快樂與否,可從其地的八字上窺探,香港在2019年將會進入新的大運,這個大運明顯是一個全新的景象,幸運是香港仍會受到各方關顧,然而無奈地,這個景象卻與快樂越走越遠… 」

上一篇文章道機借「快樂」來預視香港運程,既沒談政治,也沒談經濟,不過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如此保守的說法卻仍然刺激起某些人的神經,特意來郵警告道機不要「唱衰」香港。我這篇「食傷財官與快樂」的文章是在2019年4月1日公開發表的,當時還沒出現大型群眾運動,市面一切如常,事隔將近一年到現在才公開此事就是不想讓人認為我在嘩眾取寵。

 

今天2020年2月4日,為庚子年立春之日,回首過往一年,香港無可置疑是因為受到了世界各方關顧,才沒有出現更災難性的結果。至於香港人的快樂,無論是群眾運動或是疫情所帶來的衝擊及可預視的延伸性,我是否有「唱衰」的成分,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相信現在大家最關心的是疫情的未來發展,以道機的推算(這是我最希望預測失準的一次),病毒極有可能進一步強化,不知是變種了還是甚麼原因,所以請做足長期防疫的準備,而中國將會比香港更內外交耗,困鎖愁城,不過今年仍未是中國最關鍵的一年,一切還看辛丑。

 

一如既往,最重要的部分由於過於敏感不便公開,只會留給有興趣的學生與客戶,敬諒。

 

 

道機網頁:www.outoftruth.com

道機網誌:http://outoftruth.blogspot.hk

道機電郵地址:outoftruthok@gmail.com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9 (2019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原本這篇文章是打算在十月時公開發表的,但還是想再看一看事件在沉澱下來後會不會再發酵,現今已是馬雲公布於盛年引退的消息將近三個月了,沒想到如此重大的事情,竟只牽起一陣子輿論,岀奇地快平息,見未再有特別的相關資訊流出,所以道機便再來寫寫個人對這位近年影響力極之巨大的人物的未來看法,同時也在印證本人四年前的推算!

 

在這之前,讀者可以先瀏覽道機兩篇於2014年與馬雲有關的文章:

淺談馬雲(上)-面相: 

http://outoftruth.com/%E9%9D%A2%E7%9B%B8%E6%92%B0%E6%96%87/%E6%B7%BA%E8%AB%87%E9%A6%AC%E9%9B%B2%E4%B8%8A-%E9%9D%A2%E7%9B%B8/

 

淺談馬雲(下)-八字:

http://outoftruth.com/%E5%85%AB%E5%AD%97%E6%92%B0%E6%96%87/%E6%B7%BA%E8%AB%87%E9%A6%AC%E9%9B%B2%E4%B8%8B-%E5%85%AB%E5%AD%97/

 

命盤如下: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5 (2018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有關「真的有風水這回事嗎?」、「風水的效果有多大?」、「改了風水後真的能改變命運嗎?」等問題,自道機接觸風水命理等學問以來便經常被朋友、學生、客戶問個究竟。這類問題對一位風水師來說本應就是駕輕就熟,答案也是順理成章,賣花的不讚花香難道來跟你研究他的花該不該買?但這類問題卻曾經嚴重困擾我在玄學術數上的學習,並影響了我對術數世界及現實世界的看法,特別是各種術數的涉及範疇與功能,因為從表面看來,無論認同或否認,都有其矛盾對立的地方。

 

道機廿多年前開始接觸風水命理,到十多年前業餘給人算命看風水,再到2012年正式以全職的身分執業至今,我於這三個階段對風水學以至對風水術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前兩個階段無必要說也無謂再說,都是些範本式的標準答案,而到目前,前陣子出版的《天地有律》已然道出了我對風水學的理解框架,道機自當然肯定風水的存在,至少確確實實的一點是,風水學有其能夠斷事的層面。

然而,假若要嚴肅地討論風水的效果及其影響程度,有一個大道理便不得不理性看待,道機原先以為這只不過是理所當然的邏輯推論,但近幾年來每當我以此方式回答一些非常相信風水的人的提問時,對方往往不是詫異到幾乎失神,就是開竅般的恍然大悟,這才是最讓我出乎意料的。

其實要知道風水的效果及其影響程度,實際上就只有「比較」一途,因為只有透過比較,才能證驗出改變風水的前後到底趨了多少吉,又避了多少凶。這個「比較」,當然要建基在相同的人於改變風水前與改變風水後的比較,奈何,要作出真正適當的「比較」,卻有一個關鍵條件永遠不可能滿足,而這正偏偏與風水學中的重要構成因素-「時間」有關。

 

那麼怎樣才算是真正適當的「比較」?這便必需要相同的人在相同時間下,分別在改變風水前與改變風水後的空間都生活過至少一次,即是說,相同的人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0 (20184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現今市場上真正懂得「看相」的高手,通常是在人情世故上有豐富經驗與磨練的實戰家,對自我相術有嚴格要求的,會再對心理學如NLP(身心語言程式學)等進行深入的研究,絕非停留在論面相時看面相,論手相時便看手相的層次。中國相學的應用對他/她們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輔助,實際作用甚至可以說是副之又副,其功能主要是在宣之於口時有所根據。

 

以道機所知,有人更能夠憑著別人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皮膚質素紋理及眼神的細微變化等,準確判斷出對方過往與現在的經濟狀況、過往與現在的感情狀況、過往與現在的身分地位、個人喜好、特殊疾病等,並能條理地道出當中的邏輯關係,情況就有如英國著名偵探小說中的福爾摩斯(Sherlock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7 (2018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上一篇提到特朗普很快會有影響世界的舉動後,以色列首都事件的表態及美國落實大幅減稅這兩件事在本月(12月2017年)間連環刺激各國政府神經,這邊廂聯合國既要牽制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發展,另一方面無可避免要在美國的牽動下再進一步制裁北韓。各國首長級互動之頻仍為近年所未見,而美國在受到聯合國的阻撓後迅即削減每年對聯合國的開支,不用任何推算也知道2018年將會是世界動盪的一年。

 

由於上一篇文章吸引了一些讀者來郵,當中有支持也有質疑,所以接連兩篇文章也將會續說個人對相學的一點見解,無論閣下是那一方那一派的支持者也好,也歡迎你來郵表達意見,道機定必抽空回覆。

 

道機相信很多相學專家都不會認同、亦不想認同筆者論相的文章,但道機仍然會一如既往,按現實生活所得的事實來與讀者分享個人對玄學術數的綜合看法。道機始終認為,要在玄學術數上有更深層的認識,是需要深入接觸不同社會地位的人仕與體驗不同層面的生活,至少個人要有強烈的同理心與各式身分的代入感,一旦超然於外,或是純書卷文字、純理性分析的學習,到最後只會淪為另一部人云亦云的複製品而已。

 

道機一直對只依靠相學,特別是面相去斷定一個人的成敗,甚至一個人的成就具有相當的保留,因為近幾十年所見實在太多失敗例子,而失敗的比例又實在太高了,很多相家都會喜歡預測誰會高壽富裕、誰會當貴當權,後來結果不也是大比例的落空了嗎?如果每次都要等到有成功人物出現,才根據他/她們的面相來找出所謂的「成功部位」,我們中國的相學還有意義嗎?我們中國的相學還會受到尊重嗎?

 

有讀者或會反對,認為只是近代相學高手人才凋零而已,道機對此則持相反意見,現今市場上的相學專家理應更加全面。古時習相,可供參考學習的對象與資訊本就貧乏,有多少相家能夠不停穿州過省給不同社會地位的人仕看相?有多少相家可真正面見當時的富貴人物?有多少相家看過「龍顏」?然而相書卻有龍眉、龍眼、龍耳、龍囗、龍鼻的描述,無有不貴。當然道機明白這是借喻的一種,但說穿了,古往今來大家習相都主要在依靠誇張的文字、粗糙的圖畫去摸索,唯一不被挑戰的結論是,不普通的人便應有不普通的相。但事實成立否?現在互聯網技術發達,全球極盡富貴與極盡貧賤的人仕都任君查閱,你真的願意深信他/她們的相決定了他/她們現在的富貴與貧賤嗎?(續)

 

《新玄機》網址:http://www.fengshui-magazine.com.hk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