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疫情及國情的推算,上年不幸言中了,今天2021年2月3日,為辛丑年立春之日,再來作一小段精簡的預測。

在意象上,水為疫病,今年2021辛丑,丑土是寒冰,即是水凝結了,凝結了代表水仍在,只是行動力受阻,或是變成了另一種固定的存在模式。而疫苗可理解為病毒的另一種固定的存在模式,因為疫苗正是被「凝結」了的病毒。然而辛金仍是會生水的,即是病毒在特定範圍內仍會有限地移動。據此可理解為疫病將陸續消退,偶爾或某些地區仍有小規模爆發,但高峰已過。

而國情或港情將不作公開的具體預測,因為無論言中與否,對本人來說都有害無利,敬諒。

不過大家不妨留意以下月份,試看有否重大事情發生:

甲午月(西曆6月5日至7月6日)

戊戌月(西曆10月8日至11月6日)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82卷 (202012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如果教育真是他心底要實踐的最終抱負,道機祝願他一路順風,再創奇蹟,如果不是,正如我在上文所說,大運不就,耐不住而強出頭,面臨的將會是更大的困境。-以上是我上一篇有關馬雲文章的最後數句。

馬雲真的退下來嗎?

 

道機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道,馬雲自「出道」以來便經常公開發表有關教育問題的言論,在發富以後,更大額出資及身體力行積極推動改革教育,並在阿里退下來後,聲明教育是他下半輩子最重要的工作。不過,大家都應該清楚明白,教育是國家何等重視的一環,而馬雲改革教育的理念相當強調個性化、獨立思考、想像力、創造力,這些都是西方教育的傳統方針,在道機看來,他早已將自己放在了鋼線上,最近更嘗試在上面單腳走…

 

「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馬雲2020

 

馬雲於10月份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演講,演講內容雖仍一如以往的詞鋒銳利,但面容卻顯得相當浮漲、眼光暗淡,並且經常低頭看稿子讀稿,與其昔日外形骨肉顯露、隨心所欲、顧盼自雄的樣子,明顯有巨大分別,且在中後段的演講透盡了不忿與埋怨的情緒。演講內容除了指責監管機構、銀行金融體系落後保守外,還說了不少被外界視為挑釁性的說話,如諷刺相關的執行人員多為學者式的理論派、不了解市場的實際操作、不懂變通等。而更重要的是,他重申改革金融的必要,深明改革是要付出犧牲、付出代價,暗喻自己願意負起責任作為先行者,並以下句為整個演講作結:

「螞蟻金服一直圍繞著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會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無論馬雲點出的是不是事實,又無論他是不是能夠做得徹底,他揮出的這一竹竿,的確將整條河上所有船內的人都打下。

Read More

「一地人民之快樂與否,可從其地的八字上窺探,香港在2019年將會進入新的大運,這個大運明顯是一個全新的景象,幸運是香港仍會受到各方關顧,然而無奈地,這個景象卻與快樂越走越遠… 」

上一篇文章道機借「快樂」來預視香港運程,既沒談政治,也沒談經濟,不過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如此保守的說法卻仍然刺激起某些人的神經,特意來郵警告道機不要「唱衰」香港。我這篇「食傷財官與快樂」的文章是在2019年4月1日公開發表的,當時還沒出現大型群眾運動,市面一切如常,事隔將近一年到現在才公開此事就是不想讓人認為我在嘩眾取寵。

 

今天2020年2月4日,為庚子年立春之日,回首過往一年,香港無可置疑是因為受到了世界各方關顧,才沒有出現更災難性的結果。至於香港人的快樂,無論是群眾運動或是疫情所帶來的衝擊及可預視的延伸性,我是否有「唱衰」的成分,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相信現在大家最關心的是疫情的未來發展,以道機的推算(這是我最希望預測失準的一次),病毒極有可能進一步強化,不知是變種了還是甚麼原因,所以請做足長期防疫的準備,而中國將會比香港更內外交耗,困鎖愁城,不過今年仍未是中國最關鍵的一年,一切還看辛丑。

 

一如既往,最重要的部分由於過於敏感不便公開,只會留給有興趣的學生與客戶,敬諒。

 

 

道機網頁:www.outoftruth.com

道機網誌:http://outoftruth.blogspot.hk

道機電郵地址:outoftruthok@gmail.com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62 (20194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最新的調查報告顯示,香港的生活指數升至世界第一,這個數據足以證明,香港仍然是世上最頂尖的城市之一,香港人再次為國爭光,喜歡爭取第一的城市又再一次奪得殊榮,現在真的是贏了世界了,有人甚至以此證明香港已較過往更進一步。

然而生活在香港的大部分市民,卻沒有增加半點快樂…另一個新鮮出台的報告顯示,香港的快樂指數與2018年一樣,維持在全球76名。

 

為甚麼一個經濟超級發達,生活、飲食、娛樂超級便利富裕、失業率超級低企、政府財政豐厚、法治完善的一個城市,表面上應該要過得比世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幸福快樂的同時,偏偏快樂指數卻在這幾年間倒退至全球76名?這個名次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就是巴基斯坦(67名)、菲律賓(69名)、利比亞(72名)都擁有比我們更高的排名!

到底香港還欠甚麼才能夠更快樂?所欠的東西是否能夠通過繼續提升經濟、生活、飲食、娛樂來獲得呢?

近年來很多人都在追求變強變大,但為甚麼我們現在更強大了,快樂指數卻倒退了?

又為什麼那些在前列中最快樂的國家或城市,都不是那些公認為最強大的國家?

香港人日夜追求、連做夢也想獲得更多的東西沒有令香港人更快樂,究竟是香港人太貪心?還是太操心?或許是香港人有太多的名與利想爭取,明明人生漫漫長路,但連起跑線也不容稍稍落後,明明快樂就在身邊,卻總是追求無止境的慾望。

有時是不是要倒過來想想,快樂到底是過程,還是目的?取得名利的目的不是為了獲得快樂嗎?滿足慾望的目的不是為了獲得快樂嗎?如果能夠懂得享受過程,看清追求目的原因,快樂不會是遙不可及吧。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9 (2019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原本這篇文章是打算在十月時公開發表的,但還是想再看一看事件在沉澱下來後會不會再發酵,現今已是馬雲公布於盛年引退的消息將近三個月了,沒想到如此重大的事情,竟只牽起一陣子輿論,岀奇地快平息,見未再有特別的相關資訊流出,所以道機便再來寫寫個人對這位近年影響力極之巨大的人物的未來看法,同時也在印證本人四年前的推算!

 

在這之前,讀者可以先瀏覽道機兩篇於2014年與馬雲有關的文章:

淺談馬雲(上)-面相: 

http://outoftruth.com/%E9%9D%A2%E7%9B%B8%E6%92%B0%E6%96%87/%E6%B7%BA%E8%AB%87%E9%A6%AC%E9%9B%B2%E4%B8%8A-%E9%9D%A2%E7%9B%B8/

 

淺談馬雲(下)-八字:

http://outoftruth.com/%E5%85%AB%E5%AD%97%E6%92%B0%E6%96%87/%E6%B7%BA%E8%AB%87%E9%A6%AC%E9%9B%B2%E4%B8%8B-%E5%85%AB%E5%AD%97/

 

命盤如下: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5 (20189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有關「真的有風水這回事嗎?」、「風水的效果有多大?」、「改了風水後真的能改變命運嗎?」等問題,自道機接觸風水命理等學問以來便經常被朋友、學生、客戶問個究竟。這類問題對一位風水師來說本應就是駕輕就熟,答案也是順理成章,賣花的不讚花香難道來跟你研究他的花該不該買?但這類問題卻曾經嚴重困擾我在玄學術數上的學習,並影響了我對術數世界及現實世界的看法,特別是各種術數的涉及範疇與功能,因為從表面看來,無論認同或否認,都有其矛盾對立的地方。

 

道機廿多年前開始接觸風水命理,到十多年前業餘給人算命看風水,再到2012年正式以全職的身分執業至今,我於這三個階段對風水學以至對風水術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前兩個階段無必要說也無謂再說,都是些範本式的標準答案,而到目前,前陣子出版的《天地有律》已然道出了我對風水學的理解框架,道機自當然肯定風水的存在,至少確確實實的一點是,風水學有其能夠斷事的層面。

然而,假若要嚴肅地討論風水的效果及其影響程度,有一個大道理便不得不理性看待,道機原先以為這只不過是理所當然的邏輯推論,但近幾年來每當我以此方式回答一些非常相信風水的人的提問時,對方往往不是詫異到幾乎失神,就是開竅般的恍然大悟,這才是最讓我出乎意料的。

其實要知道風水的效果及其影響程度,實際上就只有「比較」一途,因為只有透過比較,才能證驗出改變風水的前後到底趨了多少吉,又避了多少凶。這個「比較」,當然要建基在相同的人於改變風水前與改變風水後的比較,奈何,要作出真正適當的「比較」,卻有一個關鍵條件永遠不可能滿足,而這正偏偏與風水學中的重要構成因素-「時間」有關。

 

那麼怎樣才算是真正適當的「比較」?這便必需要相同的人在相同時間下,分別在改變風水前與改變風水後的空間都生活過至少一次,即是說,相同的人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2 (20186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習相有一段日子的都應該會知道,局部的面相或手相所透露的資訊,很多時反不及來相者行住坐臥時展現的神態重要和顯著,所以有一些為了突破局部部位相法的相家,會再去追求更全面的技法,「相神」便是其中一種較多人認同及學習的相法。以下是《神相鐵關刀》中「相神」的一段,近代論相的文章多有引用,或是換個方式、換種文字去表達,習相者應該不會感到陌生:

 

人以神為主,有神則發,無神則衰;神足則富貴福壽,神衰則夭折貧寒。神從何處得,不徒眼中認,取合一身動作,周旋飲食起居,進退、言語、視聽、聲息中求之也。譬如坐則腰折是無神,坐如山峙是有神,立則足破是無神,立如石蹲是有神;語則繼續悲咽是無神,語如洪鐘宮商各葉是有神;默則眉鎖容愁是無神,聽則如聾令蠢是無神,視則昏昧不明,動則頭傾身軟,言不響亮;威不發揚,食則過緩過速,飲則如流如難,不睡而鼻有聲息,不語而日常呼吸,足搖手擺,睡仰行俯,此皆神不足之謂也。

至於眼中之神,易以揣測,有力於視者,謂之神旺;無力於視者,謂之衰;視如人畏者,謂之神足,視令人慢者,謂之神歉;此更易於認也。

眼若無神,如醉如痴,如昏如迷,昧此必夭折貧寒者矣。

 

道機第一次看到這段文章時的第一個想法是,有修行的和尚便具備了很多上述條件。當然,如果你要將俗世間的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50 (20184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現今市場上真正懂得「看相」的高手,通常是在人情世故上有豐富經驗與磨練的實戰家,對自我相術有嚴格要求的,會再對心理學如NLP(身心語言程式學)等進行深入的研究,絕非停留在論面相時看面相,論手相時便看手相的層次。中國相學的應用對他/她們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輔助,實際作用甚至可以說是副之又副,其功能主要是在宣之於口時有所根據。

 

以道機所知,有人更能夠憑著別人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皮膚質素紋理及眼神的細微變化等,準確判斷出對方過往與現在的經濟狀況、過往與現在的感情狀況、過往與現在的身分地位、個人喜好、特殊疾病等,並能條理地道出當中的邏輯關係,情況就有如英國著名偵探小說中的福爾摩斯(Sherlock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7 (20181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上一篇提到特朗普很快會有影響世界的舉動後,以色列首都事件的表態及美國落實大幅減稅這兩件事在本月(12月2017年)間連環刺激各國政府神經,這邊廂聯合國既要牽制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發展,另一方面無可避免要在美國的牽動下再進一步制裁北韓。各國首長級互動之頻仍為近年所未見,而美國在受到聯合國的阻撓後迅即削減每年對聯合國的開支,不用任何推算也知道2018年將會是世界動盪的一年。

 

由於上一篇文章吸引了一些讀者來郵,當中有支持也有質疑,所以接連兩篇文章也將會續說個人對相學的一點見解,無論閣下是那一方那一派的支持者也好,也歡迎你來郵表達意見,道機定必抽空回覆。

 

道機相信很多相學專家都不會認同、亦不想認同筆者論相的文章,但道機仍然會一如既往,按現實生活所得的事實來與讀者分享個人對玄學術數的綜合看法。道機始終認為,要在玄學術數上有更深層的認識,是需要深入接觸不同社會地位的人仕與體驗不同層面的生活,至少個人要有強烈的同理心與各式身分的代入感,一旦超然於外,或是純書卷文字、純理性分析的學習,到最後只會淪為另一部人云亦云的複製品而已。

 

道機一直對只依靠相學,特別是面相去斷定一個人的成敗,甚至一個人的成就具有相當的保留,因為近幾十年所見實在太多失敗例子,而失敗的比例又實在太高了,很多相家都會喜歡預測誰會高壽富裕、誰會當貴當權,後來結果不也是大比例的落空了嗎?如果每次都要等到有成功人物出現,才根據他/她們的面相來找出所謂的「成功部位」,我們中國的相學還有意義嗎?我們中國的相學還會受到尊重嗎?

 

有讀者或會反對,認為只是近代相學高手人才凋零而已,道機對此則持相反意見,現今市場上的相學專家理應更加全面。古時習相,可供參考學習的對象與資訊本就貧乏,有多少相家能夠不停穿州過省給不同社會地位的人仕看相?有多少相家可真正面見當時的富貴人物?有多少相家看過「龍顏」?然而相書卻有龍眉、龍眼、龍耳、龍囗、龍鼻的描述,無有不貴。當然道機明白這是借喻的一種,但說穿了,古往今來大家習相都主要在依靠誇張的文字、粗糙的圖畫去摸索,唯一不被挑戰的結論是,不普通的人便應有不普通的相。但事實成立否?現在互聯網技術發達,全球極盡富貴與極盡貧賤的人仕都任君查閱,你真的願意深信他/她們的相決定了他/她們現在的富貴與貧賤嗎?(續)

 

《新玄機》網址:http://www.fengshui-magazine.com.hk

Read More

 

**此篇章同時刊登於第244 (201710月號)網上玄學雜誌《新玄機》中。**

 

最近有一位早年曾經隨斗數名師學習過斗數與風水的學生,向道機問了一條很多術數從習者都想知道答案,或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答案的問題,她問道:「國家領導人的八字結構應該是怎樣的?面相有甚麼特徵?如何從中看出來?」

我的答案讓她殷切期盼的表情頓時呆怔:「八字不肯定,因為沒有國家領導人找過我算八字,況且即使有,也不能憑此便足以解答你的問題。至於面相,你我都知道呀,我們不是都可以從電視上看到嗎?就是甚麼形相、形態也有。」

 

她認為我會給出一系列範本式答案,結果讓她大失所望,在定過神後提高聲線:「怎會不肯定!」

然後給我仔細解說這樣那樣的四化配上這樣那樣的星、宮便是國家領導人的斗數盤,並舉前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斗數盤作例。

 

我明白她的理解,並試著解釋:「這也許是奧巴馬的斗數盤,但即使這真的是奧巴馬的斗數盤,也不代表其他國家領導人的斗數盤亦要與他一樣擁有相近的特質,至少我相信特朗普的會與他極不一樣。」

 

在道機看來,所謂的「皇帝命」是會隨著國情國策的轉變、權力架構的分佈方式而有所不同,有些民主國家領導人的權力其實十分薄弱,名聲遠大於實權,交際與演說技巧亦遠重於實際執行力,這類特質與出自重視集權式統治的國家領導人便有巨有分別。另外還有一些從家族中繼位的,以及被操縱的傀儡領導人等,各種情況均存在於現今社會裡,然而各表現形式卻大相逕庭,正如我在【特首夢、官殺、邏輯

Read More